Home > fang-test > Taiwan Research Programme > Statements > 不是曖昧模糊,而是中庸之道: 蔡英文總統的就職演說之政治哲學

不是曖昧模糊,而是中庸之道: 蔡英文總統的就職演說之政治哲學

施芳瓏
倫敦政經學院 台灣研究計畫室主任
20 May 2016

理性、 中道、 不挑釁的品質

2016年5月20日是歷史上的一天,華人第一位女性總統蔡英文正式就職上任。目前臺灣的女性立委躍居38%,但四位最高的女性政治首長中,沒有一位已婚有子女。華人社會父權聲音對女性元首的質疑,雖然已經減弱,但依稀可聞。數年前,一位民進黨大老評論說:“穿裙子的不適合當三軍統帥”。在 5月20日,我們看到陸海空三軍暨21響禮炮,向蔡英文致上最崇高的敬意,宣誓接受她的統領。

在就職當天,接受三軍的禮敬效忠,蔡英文並沒有穿裙子,似乎也不曾看過她穿裙子,即使總是以“中性的形象”出現,我們在她的就職演說中,還是讀出她身為女性元首的特殊品質,那就是:理性、 中道、 不挑釁。其實,“理性、 中道、 不挑釁”的品質,不是女性特有,而是相當中性。可是,這些中性的品質,卻沒有在前二位臺灣男性總統 (已婚有子女)身上看到; 陳水扁的“偏於臺獨”對峙於馬英九的“倚向中國”。然而,我們在蔡英文總統的就職演說中,讀到了百年來不曾出現的“中庸之道的政治哲學”。簡而言之,“不偏之謂中,不易之謂庸”,即:在過與不及兩端之間,把握住一個中點或平衡點。那是儒家哲學的最高道德準則。

不偏不倚的政治哲學

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,明確地指出,其“新政府的責任就是把台灣的民主推向下一個階段:以前的民主是兩個價值觀的對決,現在的民主則是不同價值觀的對話”。臺灣近 20多年來的民主選舉,從陳水扁的“偏獨”到馬英九的“倚中”,是兩個極端價值觀的對決。儒家的中庸之道,有鑒於“量變大”會導致“質變掉”,因而反對“過”與“不及”,並且主張在過與不及兩端之間,把握住一個中點或平衡點。我們在演說的用字遣詞,讀出蔡總統的中道原則:她以“兩岸”來指稱“台灣與中國的關係”,以“對岸”中性用語,取代统派的“大陸”或獨派的“中國”。

這可以看出,蔡英文演說背後,不偏不倚的政治哲學,既不想偏倚臺灣內部或“獨派”或“统派”的民眾,更不願意去挑釁北京。即使北京國臺辦評論,這是“一份沒有完成的答卷”,即使在就職典禮的場外,同時間有“極统派“與“極獨派”的不滿抗議,這些反應都不是不在意料之中。因為中道的立場,對任何一頭的極端派,都是“不足”與“不及”的。

常態不變的經世致用

儒家中庸之道的“經世致用”,首要保持“事物的量與質”常態不變,意即:維護當時的社會秩序與政治制度在周禮的規範之內。在蔡英文的兩岸政策上,我們也看到維持常態不變的經世致用:她把眾所注目的兩岸關係,置放於維持現存的“區域和平與穩定發展”中去考量,主張兩岸要維持現狀,放下歷史包袱,共同珍惜與維護過去雙方交流與協商,所累積形成的成果,依據相關法令與民主原則,持續展開良性對話,創造兩岸人民福祉的兩岸關係。

在“九二共識”四個字的議題上,蔡英文卻用了多出十倍的四十餘字去表述:“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、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,進行溝通協商,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,我尊重這個歷史事實”。仔細研讀,這四十多字的表述,字字都是出於“不偏獨不倚中”的中庸之道,及 “施行可以維持現狀,行而繼續推動和平穩定發展”的中道經世致用,怎麼會詮釋成濫芋充數的打太極拳之回應?如果因為採取不偏不倚的中道原則,及“事可施行,行而繼之” 的中道致用,而必然無法正面回應北京極統的需求,而被理解成打太極拳與採取模糊態度;如果孔子地下有知,他可能會感到深深的失望吧?! 

誠如,《中庸》第一章曰:“… 故君子慎其獨也。喜怒哀樂之未發,謂之中;發而皆中節,謂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”。不知蔡英文的溫和中道原則與行事,是否可以幫助北京相對地溫和與中道,相較於其同民進黨的陳水扁,願意有所靠近中道路線的蔡英文?不知儒家中庸之道,有否可能成為兩岸溝通的政治方法學,從過與不及兩端之間,尋找到一個中點或平衡點,開啟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的對話?有待觀察,但也有所期待。

統獨對立平衡在民主

我們都理解矛盾的對立面,是事物存在的本性,而事物對立面的平衡,是事物發展的根本動力。孔子主張“君子和而不同”(論語第13章23節),即不去隱瞞自己的不同觀點,也不隨便附和別人的觀點,但包容不同於自己的想法,在尊重多元的基礎上, 保持個人思想的自由與人格的獨立,並與他人建立一種和諧友善的關係。這與民主精神,有不謀而合之處。在蔡總統的演說,我們也看到其努力在尋找臺灣“統獨對立面的平衡點”。

誠如蔡英文所指出,過去20多年來,統獨“政治意識之間的對立...讓臺灣的民主逐漸失去了解決問題的能力”,並開誠佈公說:“總統該團結的不只是支持者,總統該團結的是整個國家”,並謙遜地認識到:“國家不會因為領導人而偉大;全體國民的共同奮鬥,才讓這個國家偉大”。“统派” 與“獨派”的群眾,是否願意一同放下對立,與全體國民共同奮鬥,團結在守護臺灣的民主?臺灣的民主是否可以成為統獨對立面的平衡點?不管統派或獨派,是否可以接受其意識型態,只是眾多不同價值觀的其中一種,願意開放空間,與不同政治意識或價值觀作對話,統一捍衛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?

Share:Facebook|Twitter|LinkedIn|